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文章

种树人

在家乡有片十分开阔的林地,地不多,有三四亩。听爷爷说那块地以前是一个很有钱的土财主的,后来国家分土地后,大家都…

在家乡有片十分开阔的林地,地不多,有三四亩。听爷爷说那块地以前是一个很有钱的土财主的,后来国家分土地后,大家都嫌弃那块地是财主的,乡亲们都不愿意要,后来有一个流落到我们村的单身汉,就分给了他。大家只知道他姓张,所以不管大人小孩就喊他老张,不过他的那块地不种庄稼,只种树木。

在他的那块林地里,种的大部分是杨树和柳树,还有一小部分松树、槐树、柏树等。

这块林地,是小时候我跟小伙伴们最受欢迎的地方,也是大人们夏天乘凉的好地方。春天的时候,这里树木刚刚长出新芽,刚好这片地是向南陡峭的坡地,站在坡下向上看去,一排排的,犹如站的笔直的军人威武的守护着祖国的边疆,傍晚放学后,经过这片林子,我们几个小伙伴会来到这里,就像课本里军人站的那样,尽管扭扭捏捏的却十分认真,叶子吐露新芽,由青绿色变得渐浓,最后形成浓浓的褐绿色。在雨后,站在林子里,会有淡淡的味道迎面扑鼻。老张喜欢一个人站在林子里抬头看着天空,我们总是那么的好奇,也就跟着他向天上看去,可是却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在夏季到来时,这里绿叶浓荫,遮天蔽日的,人们就会三五成群的端着饭碗,拿着蒲苇席,穿着短裤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朝着这片林子走来,老张总是会把这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准备好茶水,等待着忙完了一天的劳动的乡亲们前来乘凉。老张重来不插话,他就是坐在一边听着乡亲们说,听到高兴的时候,也会跟着哈哈大笑几声。

这里的人们喜欢开玩笑,可是大家知道老张不跟人开玩笑,所以大家都是很自觉的重来没有跟老张说过一句玩笑话。到了六七月份的时候,这里是孩子们的天堂,大人们的噩耗。这里是知了最多的地方,孩子们放学后,会撒腿跑回家拿出自制的粘网来到这里,拿着袋子,扛着竹竿,一棵一棵树的认认真真的检查,猛然看到一个时,心里是既激动又提心吊胆,生怕吓跑了。然后小心翼翼的举起竹竿,屏住呼吸,轻轻地靠近,然后使劲一扑,一定会抓到,有时候要是走运的话收成是很好的,可以捂满满的一袋子,兴高采烈的回家。

夜晚,也会有大人带着小孩来这里找还未退壳的知了。放假的时候,小孩子们会在这里收集知了的壳,因为不仅可以治病,还可以卖钱换一点零花钱。大人们却十分的讨厌,因为忙活了一天的大人,在夜晚难得好好地休息,可是,不识趣的知了总是呼天抢地的高声喝叫着,似乎在炫耀着,相互攀比着自己的嗓门更大!老张有时候会一个人坐在大树下面,看着我们这群天真的小孩子,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一叶知秋,是老张告诉我的。这里的秋天是与众不同的,叶子就像是吃了败仗的士兵,纷纷逃离落了下来,老张会拿着耙子一片一片地的搂清,然后用绳子一个个打包好,放在厨房的一角,摞的有一人之高。在老张还未清理之前,我们都会跑到这里,走在上面,格叽格叽的作响,偶尔踩到一两个树枝,就会听到啪的一声,吓了一跳。

我们冬天是不会到这里来的,因为害怕。当寒冷的西风呼呼的吹着,光秃秃的树干发出那种吓人的声音,如果谁家的小孩子哭泣,大人们就会说让老张家的狼来吃了你!小孩子保准立刻不会哭。不过下雪时,这里是十分的美丽的。

老张一直都默默地守护着这片林子,年复一年,送走了一批批老人,迎来了一波波新生的婴儿。这片林子,是村里最美丽的地方,这里的人们都很健康,很少生病。后来上了中学才知道,树林是可以吸收二氧化碳,生成氧气的。

岁月悄悄地流逝,那些天真的小孩子如今早已长大成人,走出村庄,奔向都市。老张渐渐地老去,当年那个健硕的护林人早已白发苍苍,驼背弯腰,一步三歇,满脸的皱纹犹如这树皮一般,饱经沧桑的双手犹如枯朽的树干,只要使劲一动就会断裂开来。

老张种树是与众不同的。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偶然经过,见到老张种树的过程。他拿着被磨得珵亮的铁锹,扛着小树苗,嘴里叼着烟袋,走几步,使劲用脚踩一踩,然后摇摇头,又走几步,再踩踩,点点头,轻轻的放下树苗,搓了搓手心,开始刨土,大概刨了有半米深左右,老张放下铁锹,靠着一棵树干蹲下来,再抽一口烟袋,嘴里吐出一圈圈的烟雾,渐渐消散。吸完一袋烟的工夫后,老张会把烟袋往鞋底上敲了敲,站起身来,拿起树苗,放进坑里,埋上土,不过图不是完全埋进去,而是只埋一部分,用脚上去使劲的踩上几脚,转身就走。

老张,您那树怎么不浇水就走?出于好奇的我看见老张准备转身就走,便连忙跑上前去问道。

老张听到有人喊叫,回过头看了一眼,笑了笑说道:娃儿来了,不用浇水。老张继续向前走。

等等我,老张!我在后面累得气喘吁吁的喊道。

好好,娃儿,跑慢点,不急,你张大爷等着你!此刻,老张会停下脚步,拿出烟袋,远远地站着看着我。

为什么不浇水?不浇水会死的?书上面说了,种树要勤浇水,这样才能长得快,活的希望的大!我满头大汗的跑到老张面前,依照课本里的知识理直气壮的说。

哈哈,书本上说的跟我不一样!

那就是你错了!我擦了擦汗水,不服气地说。

娃儿,你知道吗?要是我给他们现在就浇了水,他们会养成依赖性的,而且根扎的不牢固,大风一吹肯定会倒,要是遇到干旱天,也一定会死的!我现在不给他们浇水,他们就会努力的自己寻找水源,这样,他们的根就会向下面使劲的扎的深深地,自己去找养水源,这样一来,树不就长得既结实又不会被风吹到了,也不会被干死。如果现在树死了,经不起考验,那么长大后也没有任何用,还不如现在死了呢。老张深吸一口烟,看着我说。

哦,那你刚刚扛着锹是不是寻找哪里种树合适?我看着老张,被他的烟丝呛得直咳嗽,扇了扇飘着的烟说。

娃儿你真聪明!是的,你看我脚踩了一下,其实是寻找那片地种树合适,有的地方水分大,踩下去会软绵绵的,这样的地方水分虽然多,但是种树不合适,容易被风吹倒;有的地方太硬,但是,你只要刨的深一点,把树埋得深一些,这样种出来的树才会长得笔直拔高的!老张看着我被他的烟袋呛得直咳嗽,笑了笑,收起了烟袋。

哦,怪不得你种的树有笔直,还不会倒呢!我似乎有所领悟的说。

孩子,这种树的学问大着哩,你以后会明白的。老张语重心长的看着我说。

恩恩。我使劲的点点头,一溜烟的跑进林子里去了。

前几天,给家里打电话时,突然说道那片林子被平了!电话这头的我感到十分的惊讶,连忙问为什么。政府开发,把地给收回去了!我迫不及待的问道那老张呢?

老张前几天病了,昨天走了。电话那头平静的说。

走了!怎么可能?我的心里顿时哽咽了一下,莫名的感伤袭来,挂断电话后,很久都未能平复。老张的身体一向是很健康的,怎么说去就去了呢?

政府来收地,老张舍不得,不想给,一生气,就一口气没上来,病倒了,最后也没有熬过来,就死了,唉,怪可怜的,一辈子一个人过,老了又这么悲哀的走了。唉

哦!我的眼角有些湿润,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转瞬间,这辈子再也遇不到这样的一片与众不同的树林,也不可能会遇到像老张这样的人,更不能回到这个曾经给了我无数欢笑的林子。

现在终于懂得老张说的那些话的意义,这些话,虽然时常萦绕耳旁,却也只能留做昨天的记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ymwenzhang/9829/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