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文章

一卷风月一抹伤

帘卷西风,铺一盏青灯,化一弯新月,捧一卷喜爱的诗文,空气中飘荡着夜不着边的旋律,轻轻地碾磨着尘世的烟云,那抹淡…

帘卷西风,铺一盏青灯,化一弯新月,捧一卷喜爱的诗文,空气中飘荡着夜不着边的旋律,轻轻地碾磨着尘世的烟云,那抹淡淡的伤,今在月光下,回首又见它。

烟雨湿透了江南的柔情,我却在那个城市里浮想联翩连感情也赔得不剩分毫。我以为我是一个有方向感的孩子,可在夜里我却找不到出口的方向,我以为幸福就在不远方,就在那个城市的某个角落,然而,我错了。

我以为我可以一直走在路上,心灵或身体任何一个都可以,只要在那个城市里我可以一直走、一直走,直到走到我想要去的地方。这只是一个美丽的幻觉,在这个喧嚣的城市里,我却偷偷地抹过眼泪,无数次流着泪说坚强。

无数次,我觉得我依旧还处在梦里,然而我听到了窗外的风声掀起窗帷轻轻地荡来荡去,原来已经深夜了;一卷残月悬在半空,我的脑海里却没有任何值得回忆的痕迹,这种一无所有的感觉,令我不安。唯一能够想起的只有热烈的太阳光,灼伤了我年轻的心跳和略感悲戚的苦恼,我默默地又睡了过去。

在那个城市的深夜里,我不希望苏醒过来,看着残缺的月,听着孤寂的风,我的感情也会变得支离破碎,就像纷纷扬扬的落花,也有着相同的悲哀,一如既往。

铅灰色的天空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在风雨嘶嘶的声音中,我离开了那个城市,那个曾经令我百转千回的城市,那个我喜欢在夜里发呆的城市,那个值得我怀念的城市,那个灯火通明无比喧嚣却隐藏着寂寞忧伤的城市,那个我曾经流下汗水也流过泪水的城市

我慢慢地收拾好行囊,将我的忧伤也一起带着离开,我听到了列车咣当咣当的声响,响在了我早已宁静的心房。我没有留下什么,我也没有带走什么。可满满的伤痕,回首又见它。

看着车窗外的景色,我的心莫名地颤动了一下。原来,我以为我可以了无牵挂的走;原来,我以为我可以不迷恋、不痴恋、不留恋、不眷恋;原来,我以为一切都可以与我无关。可当我踏上列车,我的心竟然会莫名地感伤

我觉得人生就像一场梦,一些重要的东西已经被我遗失在某个血色的黄昏,梦醒来去无踪,连那个我曾经住过熟悉过的城市也在风月中变得模糊不清。我曾记得,很多事情,原本我并不在乎,只是再回首,一切早已布满了点点滴滴不可直视的伤痕,特别在月光下显得更是清晰可见。

今晚的月光很美,可伤犹在。不知不觉中,我放慢了脚步,停了下来只为等等被我抛开老远的灵魂。

我记得我喜欢在那个城市坐在飞着落花的风里捧着一卷诗书,听听风的声音,树叶镶着月光沙沙作响,它让我觉得很温暖。在那个城市里,原本被弄得满身伤痕,可如今一切却是那般美好,就像湖泊中的水,淡淡的,在指尖清凉。

我是一个在落寞时就会仰望星空的孩子,在那个城市,望到脖颈僵硬,望到眼中噙满泪水,望到内心只剩伤痕。而一切就像一场幻觉,垂落在大漠的孤烟与落日之中。

在今天,我依然喜欢仰望星空,帘卷西风,又现离愁的月光,我眼睁睁地看到泰山压顶般的空虚向我袭来,逼着我退无可退;恍惚间,那个城市滞闷的云烟笼罩着我的身躯,我的内心堆满了大片大片不为人知的荒芜。

而今,我离开了那个城市,一脉弱不禁风的相思,纤柔地在月光下舒展,那抹伤,回首又见它。(短文学网 www.)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ymwenzhang/9816/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