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文章

位卑未敢忘忧国

中华上下五千年,英雄万万千!在时间的一隅,斑斑驳驳的留影,各色人儿,各安天命,在与时间和自然的对抗中,人儿慌了…

中华上下五千年,英雄万万千!在时间的一隅,斑斑驳驳的留影,各色人儿,各安天命,在与时间和自然的对抗中,人儿慌了神,用生命和鲜血,谱写着一支支唱不衰的英雄赞歌。煮酒论英雄,亭中吃茶叱咤风流,笔墨锋芒所指,丹青翰墨挥就恢弘,风声雨声读书声,家事国事家国事,声声紧叩心扉,事事操碎了人心。

位卑如草芥,却活得像树一样的高大

不知道为什么一群人,没有高大的身姿,显赫的权贵,却胸怀天下,把天下尽装在胸膛,尽管区区蝼蚁之身却毅然义无反顾的添身海浪,即使了无葬身之所,也要投身冰天雪地里岿然不动,这是一种孤傲,孤傲得像那块丰碑,不经意中吸引着路人那如炬的眼眸。

孤傲的绽放,无意园舍和风暖月,无意高堂明镜的褶褶耀眼之辉,无意霓裳高歌舞裙纱,只需孤灯浅盏百姓和欢,只需是那棵傲然于苍山之巅独面寒风的苍松,任其雪雨飘零落,只需是那只远航的孤舟,翩然于茫茫沧海。

生如沧海之一粟,本为草莽,一介书生,却能忧君之所忧,或许是因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江湖豪侠,快意于野林天涯,天下不顺之时,毅然刀山火海,骤然是易水风寒,流水萧萧,英雄赴难,眼眸如炬,坚毅如钢。

位卑,却能永远的铭记在人们的记忆当中,哪管时光怎样的消逝,没有权贵地位显赫,他们只是有着一颗胸怀天下的心,易水萧萧,冰雪寒涌,一介武夫,剑客荆轲没有被前途凶险而畏惧不前,他只知道刺杀秦王会让天下少些杀戮,少些妻离子散,生死别离的杨柳会茂盛一些。

一些人不需留下什么。有的人活着却渺茫如烟,走不进史家的笔端书卷,竹签的船太轻载不动那些携满华裳的金沙;有的人远去却还在厅堂钟声,时时叩响你那悸动的柴扉,风铃响起,转身就是千年。

位卑思亲国,天涯悠悠犹记君

天涯南北双飞客,天山昆仑之风鸣,塞南塞北雪雨飞沙,海角天涯大浪淘沙,洞庭湖水浪遏飞舟,潇湘水暖草色凋,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吴水越山西湖柳堤,一生羁旅,身世沉浮,化作烟尘,纵使位卑焉敢忘忧国?

先于天下人忧之前忧国之所忧,站在洞庭湖畔登楼远望的范仲淹,面容沧桑,早已褪去那个容光焕发的年纪,高堂明镜已是千里之外渺茫幻境,青丝挽发登高门已是前尘旧梦,远在山野湖畔,登楼歌罢!尽是那么多的沧桑,流连失去,天下之大,只剩下悠悠空谷,鬓角白发。

一生漂泊,颠沛流离,寒了沈园多少伤心事,错过太多风中仙葩,负了佳人负了高堂父母,一生未改的却是那拳拳忧国难,短短人生几十年,枯木春生,可是到死陆游也未能看到九州归一。位卑,怎能敢忘记忧国难呢!从南到北,又从北到南,看惯了城破人流散,尽伤透了一支笔墨的心伤,一卷一卷的诗书流走,在荒野人群,在天下风雨中。字字句句都是渗透着鲜血,生死又有什么区别,城将不城,泣涕流离。

亭堂宫墙,有时候也是寒刺骨髓,月光无色,夕阳无光。骤是茅草屋一间,落魄流离至河畔,听水流哗哗,风声紧俏,也未曾忘却天下寒士,什么时候才能有广厦千宇,尽遮挡寒士漂泊之客,只需要他们脸上悄然的微笑。还记得锦城外的茅草屋漏吗?卧病床榻,风雨连夜,又怎能夺去文人的风骨,怎能夺走忧国怀天下的心。

落叶美丽了一秋的爽凉,中华千年风骨延续了不屈的精神。穷则独善其身,独善其身未尝忘忧国,达则兼济天下,身处朝堂为天下事,摒弃旧习,斩断冗长,为天下百姓添些温暖,添些欢乐。

位卑,焉能忘了天下,兴亡之事,痛苦的莫过于天下黎明。身穿囚装,又能怎样?难夺一颗赤诚之心,零丁洋里叹零丁,身是异乡客,白骨荒冢近是眼前,可恨的是天下未能归于天下,烽火难以熄灭,漂泊流离失所者没有减少,零丁洋水怎能解诗人心中的愁闷?

位卑病骨,泣涕忧思尽是家国事

病骨残生已是人生暮色中,夕阳埋没了谁人的好梦,无限霞光激荡了谁的心伤。万里江水只舟漂游在天与海的尽头,夜灯挑红细细看透城外风沙城内炊烟。

不知道那间书院的喧嚣有没有唤起尘世的苏醒,可是风声雨声至今还在我的心灵深处氤氲着一个个江南烟雨。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家国事,事事关心,位卑犹能心系天下,天地昏沉无光时,位卑,犹存报国心。声声叩响,响彻空谷,幽兰微香沁透山谷。

位卑,怎能忘忧国。在一支歌的旋律里我知道了多少颗赤诚之心,用一颗颗心存天下家国的赤诚谱写着共和国的恋歌,前赴后继,沙漠戈壁,荒山野岭,荒芜之天地,却能用一曲曲生命的赞歌,唱响旗帜的鲜红。哪管捐躯亦要赴国难,前方路途艰险,可是他们的胸中有着那颗滚烫的心,开山劈路,直抵生命之高地。

记不起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人,站在圆明园的石板面前,未敢忘记的哄出我好恨,好恨没能早生一个世纪,是我能与你对视着站立在,阴森幽暗的古堡,晨光微露的旷野,要么我拾起你扔下的白手套,要么你接住我甩过去的剑,要么你我各乘一匹战马,远远离开遮天的帅旗,离开如云的战阵,决胜负于城下。

十年浩劫,痛了谁的心。可是一间陋室,一张床榻,尽是陈景润演算难题的地方,跳动的笔端就像那流淌着的时间,未敢停息着,未敢江河千里而惟余孑然孤身,痴痴了望。身陷囹圄,阴霾遍布天空,那也不能淹没了那颗思忧国的赤诚。位卑,怎敢忘忧国,雾霾总是会会散去,风雨也会有天晴之前止住呼吸,天蓝像极了家乡那片云背后的样子!

位卑,未敢忘忧国。一身瘦骨,或许难以敌得过一阵轻风拂过,壮志难酬,身系天下,也许空留悲叹又能怎样?真想站立着,像你路过的那棵树!漫随天边云卷云舒,哪管去与留,只要随意就好;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消管荣与辱,留存不为惊扰就好!

位卑!未敢忘忧国。今之风骨,明之名垂。

Q464367056

停云落笔2015/6/24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ymwenzhang/8194/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