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文章

转身,可否忘记

柳丝低垂,与水戏吻。此刻,愿化为低飞的燕子,盘旋在你的身边,轻轻呢喃:四月,我来了! 题记 忘,是为了记;哭,…

柳丝低垂,与水戏吻。此刻,愿化为低飞的燕子,盘旋在你的身边,轻轻呢喃:四月,我来了!

题记

忘,是为了记;哭,是为了笑

世界在无情地抛弃着不属于它的东西,包括人或者物,也包括理想或者青春。如果,不能去适应,淘汰不可避免,默默消失,也是一种最好的忘记。

三月的风,无情地吹走了冬日的冷雪,将点点滴滴的新绿安插在薄凉的土地上,尽管贫瘠,尽管残迹,希望总是满满当当的,看春水流,看春花开,看蝶飞,看枝头吐绿,心是暖暖的,情是润润的。于是,简单地把三月赶出记忆,将四月捧在手心,品味着,咀嚼着。

走出去,除了花开,还是花开,有时会忘了自己。四月,芳菲天,风的妩媚,花的娇艳,雨的温柔,绿的心醉。四月,绽放的季节!

觅一静水,把尘封的心事投入,慢慢养着,不让它生根发芽,不让它自由呼吸,活着就好。然后,与水述说春天的故事。

撕去冬的臃肿,裸露春的轻灵,把厚重的心门打开,与风细撩,轻雨微敲,让心灵的弦音低鸣,与春之舞蹈和谐。

或许,四月仍然爱着三月的柳叶,那尖尖的小芽,嫩嫩的柳枝,随风摇曳着,述说着冬的寒冷,冬的记忆。看那弯弯的剪刀,才修剪出二月的小巧柳叶,鹅黄的油菜花田。其实,无论你愿意与否,春早在冬的孕育中,与冬携手,轮回着四季的光阴,冷着,暖着。

爱,有时也是如此。渴望美丽的遇见,相拥江南的水乡,缠绵于一叶轻舟,悱恻在如诗的西子湖畔,然后激情四溢,燃烧青春的灵魂。无论,错或者对,无悔。毕竟那些日子,可以肆无忌惮地挥霍,天马行空地想象!世界,我就是王道!

看那,飞扬盘旋的高架,疾驰而过的卧龙,蓬勃涌现的朝阳,繁华奢侈的都市,你有资格入住吗?苟延残喘吗?还是驾驭自己的青春列车,打马而去?

或许,你只是一块垫底的石头,默默地承受着这个城市的踩踏;或许,你只是马路边上的一株小草,无闻地点缀着这个城市的绿意;或许,你只是深巷古屋中的一缕风,拂过无影;或许,你只是天空漏掉的一滴雨,落地无踪;或许

你会寂寞吗?你会孤独吗?你会哭泣吗?你会遗忘自己吗?

有时,放低自己的心态,你会走出阴霾,迎接晴空。

四月,雨丝绵绵,可油菜花却恣意怒放,麦田碧绿无际,放飞如梦的理想,融入飘然的蓝天,然后拾起几片白云,安放思念,走向明天。

又是行人欲断魂的日子,走进心事的池塘,捞起记忆,转身

或浓,或淡,借轻飞的蜂儿传递我的牵挂:天堂的记忆会忘吗!

转身,可否忘记?

文/过客匆匆

QQ/417740569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ymwenzhang/8100/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