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文章

临江寺豆瓣散记

很多地方的美食,无论远近都会冠以正宗两个字,而资阳却几乎见不到这种现象 题记 简阳从我的视野里消似的时候,我看…

很多地方的美食,无论远近都会冠以正宗两个字,而资阳却几乎见不到这种现象

题记

简阳从我的视野里消似的时候,我看到了滴翠的资阳。写罢这句,我竟然语塞了,岁月,浮想联翩,生活,摇摇摆摆。一路走来,落魂桥的狗尾巴花还带着鲜亮的晨露,绛溪河已在层层薄雾中与我渐行渐远了。

记得巫昌友曾经说过青春是不堪百度的,翻开斑驳的日记本,那些似曾相忘的,花花绿绿的时光来不及细细回味,人已经到了临江寺。是的,到了临江寺,我竟浑然不觉,五脏六腑里还翻腾着临江寺,豆瓣的味道,在邛崃街头,你会为空气里弥散的酒香沉醉,在临江寺,你也会为沁入生命的味道而流连忘返,做为四川人,回锅肉的诱惑是无法抵挡的,也是致命的,那一片片红亮且肥而不腻的尤物浸润着资阳山水的神韵。

勿庸讳言,回锅肉是有魂的,它的魂就是鲜亮香辣的临江寺豆瓣,看似轻描淡写的味道里,隐隐飘散着资阳河流派抑扬顿锉的高腔,温婉着访苌问乐的古韵,灵动着河有九曲的烟雨。一山一水,一味一阁,在历史洗尽的铅华里,只有味道才留得住人心。曾经,小小的一坛临江寺豆瓣成了人民大会堂宴请国宾的佳肴。曾经,小小的一砣临江寺豆瓣,成了抗日川军的最爱,豆瓣下饭,拌白菜,甚至醮草根都成了抗日将美味,麻辣而不失温润,勇猛而不失坚忍,以至于川军成了日寇最怕,最不愿意碰到的部队,打不死的川耗子,成了鬼子的噩梦。

历史有泪祭英烈,豆瓣有情慰忠魂,硝烟散尽,饶国华将军当年的辣字军魂已铸成了丰碑,传说,连身在重庆的蒋委员长也忍不住感叹川军忠勇,豆瓣有魂辞赋家冷林熙先生曾经说过,到了临江寺,如果不走上一遭,那是无论如何也是对不起自已那一张胃的。与临江寺的相熟,就在乘客的一上一下之间,背兜、扁担、夹背、簸箕、这些有着乡土气息的物件滚滚而来。没有见到桃花流水般的女子,没有听到晨钟暮鼓般的梵唱,一边尘土飞扬,一边流水淙淙,山与水,结合得如此的天衣无缝。在汽车一颠一跛的起伏里闻到了时断时续,让人垂涎的豆瓣香味。

年华若水,拾不起过眼云烟。记得早些年,货郎们挑着篾筐,巴嗒着叶子烟,一边呐喊临江寺豆瓣,一边游荡于田间地头,那近乎川剧高腔般的吆喝,高低起伏颇具律感,所到之处,总能引起狗的狂吠,引起姑娘媳妇们的关注。满满的箩筐里除了日用品外就是用小坛子装的临江寺豆瓣。买豆瓣,用四川话来讲就是打豆瓣。货郎些都是走街串巷的生意人,见了漂亮的姑娘和媳妇,总会讨好的多打一点点,顺便,见缝插针的说笑几句。姑娘媳妇一般都是视而不见,笑而不答,呵呵几句敷衍了事。

在物质贫乏的年代,一木瓢豆瓣就是鲜活的下饭菜,既可以做调料又可以直接当菜吃,那是很受人们欢迎的。资阳和简阳的距离不遥远,因为活色生香的临江寺豆瓣,两地的联系更加紧密了。从简阳的芦葭桥龙骨嘴到资阳的黄蟮溪,从落魂桥到筏子桥,祖祖辈辈一直流传着这么一句俚语〞嫁汉嫁汉,要嫁临江寺豆瓣〞,浅白的说词,道出了临江寺豆瓣令人心动的过去。相对于成都来说,简阳资阳以前都是很穷的下五县,不管经济怎样的落后,资阳临江寺豆瓣的鲜香是丝毫不逊色于郫县豆瓣的。

临江寺,顾名思意就是临江的寺庙,清波涟渏,香火袅袅,在木鱼鱼声声的氛围里,竟然出了如此的美味,让很多文人墨客都百思不得其解。90年代,曾经有好事者带了一坛临冮寺豆瓣到日本去化验,企图借日本人的高科技手段,破解豆瓣生产中最关键的环节,据说各项数据出来后,小日本也傻了眼,明明按比例配制的产品,味道却与临江市豆瓣大相径庭。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个道理小日本也许永远也明白不了,好比简阳羊肉汤,离开简阳后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一个味。资阳对于我始终是陌生的,临江寺豆瓣却是我生命之中最熟悉的一部分。

从简阳到资阳,一路向东,我跟着临江寺豆瓣的味道执着前行。有人说,不同的味道,总会勾勒出不同的人生,我有些将信将疑,又有些诚惶诚恐,面对美食的碗中风波,只有去倾听一些久远的传说N。传说,永远是没有记载的,或者是不方便记载的。N多年前的N多年,临江寺一带香火旺盛,寺庙众多,有一年王爷庙里的和尚竟然与村姑相恋了。主持得知后,大为光火,毫不手软的棒打鸳鸯,强行让和尚中断了与村姑的联系,面壁思过15天。突然没有了和尚的消息,村姑有些慌乱,偷偷溜进市庙找了和尚多次,劝其还俗。和尚是左右为难,最后还是以面壁思过为由躲了起来。村姑不死心,但也没有做过多纠缠,多加时日,便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到了秋天,村姑把沱江岸的红山椒,生姜,生菜油,发酵的葫豆,混合后,用十几个土坛子装好,埋入地下。半月后,村姑启开坛子,香辣扑鼻,她把豆瓣酱分成若干分,送与众多的僧众。

这些平日不沾荤腥的僧众,哪里见过如此的美食,吃了之后大呼过瘾,就连王爷庙的主持也忍不住跑来蹭吃的。一月之后,村姑突然断货了,没有了豆瓣下饭,和尚们吃不香,睡不着,平日坐守青灯的那颗心再也无法淡定了,纷纷跑出寺庙打探究竟。村姑这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说自已的男人被关进庙里当了和尚,一个人实在没有功夫和心情制作豆瓣酱。众和尚听后,对王爷庙主持的做法生了嗔怪之心。扪心自问,和尚也是人,既同情弱小,也无法抗拒美食的诱惑,在大家的当头棒喝下,主持同意了和尚与村姑的婚事,还给类似这种无法摆脱情网的弟子取了一个很冠冕堂皇的名字叫做俗家弟子。

一段爱情,因为临江寺豆瓣成为了千古美谈,一个女人用味道拴住了一个男人,这么多年过去了,临江寺豆瓣依旧泛着浅浅的甜。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如今临江的寺庙没有了,临江寺的豆瓣却神奇的传了下来。走过落魂桥,走过沱三桥,一路简阳到资阳,终究走不出临江市豆瓣的味道。

【作者春天的地铁,原名巫昌友,四川简阳人,qq891344127】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ymwenzhang/8060/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