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文章

找回迷失的自我之勇气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我是谁?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世界?而在这世界,为什么我的身份是这样?一…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我是谁?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世界?而在这世界,为什么我的身份是这样?一直为这些迷题追寻着答案,于是乎,翻看各类名人自传,心灵鸡汤;观看相关各类电视、电影来推动自己应该这样做或应该那样做。仅只站在旁观者角度去理解,从中有谴责,有羡慕,有自我安慰,有想利用其方式摆脱自认的瑕疵。但仍未有所果!

  现实的生活,工作,让一个心灵无助的我好累好累,累到想永远睡去,不醒来,处在自定义的美妙世界里。曾经的工作职称,是仍在上学时,钻研专业论坛时看到别人的工作感想随笔而萌发,然后花了8年的时间在这行里努力攀爬,总算实现了当初的意志,但如今觉得它只是一种物质上的饭碗,却远远偏离心灵里另一种激烈的饥渴。当现实种种因素让这种饥渴得不到饱腹时,便选择逃避,幻想有部时光机可以回到过去。

  过去的美好,将记忆翻回到童年,跳皮筋,踢方格屋,捉迷藏,玩过家家,那时玩得不亦乐乎。那童贞时代单纯而简单,没有太多的欲望,开心时开怀大笑,伤心时大声哭泣,在自己世界里玩乐,忽视残酷现实带来的种种不快。回到现今科技时代,比以往更富有,更方便,更多高端的玩乐,却让人痛哭无泪,所有的不快不满完全装在心里,让原本纯结的心灵开始泛黑。

  徘徊现实与过去两者之间的挣扎,便开始频繁造就各类梦境,而这种梦境恰恰是心灵深处的结扎,更或者说梦境也是对现实一种暗示,对开启心灵之窗的一把钥匙。

  大概是因为人最害怕什么而就会梦到了它,蛇是我最害怕的,当我着愁楚现实的危境,它便出现在梦境里警示。曾有两次梦到它,第一次梦是:那次出现了一条柱形的大蟒蛇,正在极速追着一群人,这其中也包含我在内,猛烈地恐慌、失挫促使我以最特别速度奔跑,渐渐将它从视线里抹去,还以为已摒除了它,但却以更为惊心的一目展现眼前,让我目暏着它正在美美地吞食着现实里某个极为讨厌的人,向我吐出贪念的舌头,表示我将是它的下一个。正当我闭眼等待这种“招待”时,一个恶心的讥笑声从我耳边响起,睁开一眼,亮出是那个被吃得本应不堪人相的却安然跳出,于是梦醒了。这梦蕴含着展示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而应面对安静地解决。第二次是梦到:从老家老房子里一木楼梯走下时,看到仍是一条蛇,这是一条普通的小蛇,它卷缩在楼梯下的一个暗格里,这次我没有拼命逃跑,而是想方设法将它赶走,可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没能让它自然地离去,依然留恋在那处暗格,狠狠吐出那再次可怕舌头狞视着我,继续卷缩,像是冬眠起来。在人的肉眼与内心看来,蛇是一个可怕的动物,随时都会去伤害人;而实际是在你没有触碰它的界限,它是不会理会你的一切。一切皆由人的恐惧,其实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勇气面对。

  最希望什么也产生了另一种诠释画面,因为厌恶现实而想回到过去。这也让奇幻界有了穿越时空的各类写题。我简单的梦境诠释我简单的问题——去面对现实吧,总有另一种解决的方案。

  除了童年,学生时代的生活也是让人追忆的,因为工作上不满,我开始恋旧了。做了很多次重返校园的梦,每次希望醒来时仍在学校宿舍的木床上,而不是席梦思的床。曾有一个奇怪简单梦把我拉回现实:似梦非梦,我醒来看到的是熟悉的硬床,旁边有几本繁乱的书,开始疑惑地注视着每一处所熟悉的事物。“干什么呢?”一个许久没听到的声音,原来是正在叠被子的小路正惊讶朝我叫声。“我想她是睡傻了”另一个声音——燕子像往日边看小说边蹬着床梯向下爬。“要迟到了,同学们”花花急促打开房门囔道。我也被他们的举动催着慌慌张张快速回到不见的教室,一如既往,看到同桌的魏坐在那个原来属于我们的第三个桌子等待着上课。回到座位坐了不知几时,迟迟不见老师来,这时肚子有些胀得不行,便出门找厕所。返回时却到了另一个空间,小学的校园与教室,可惜物似人非,所有的人都变陌生了,里面没有我立足之位,我问正在授课的老师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时,听不见他的任何音调,只看见嘴在不断的上下左右浮动,然后转向那堆陌生的学生继续讲课。这是一阵校园的铃声让我回到了现实。这一段梦唤醒,“ 过去回不去,离开便是永远的告别,接受现实、感应现实才是你现在要做的事。”

  未来的每一段现实之路,好与坏都得需要淡定,用最自我的方式勇敢向前,去谱写着我到底是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ymwenzhang/7978/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