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文章

军营的年味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当兵多年,能回家过春节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每逢春节,我们这些来…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当兵多年,能回家过春节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每逢春节,我们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军人都坚守着自己的本职战位,无怨无悔。在祝福万家团圆的同时,我们会用些许特殊的过年形式来排解对父母妻儿的思念和心中浓浓的乡愁。

  训练场上的两排白杨树,在嘹亮的《强军战歌》回荡下显得格外高大和挺拔。树干上搭配着战友们手工制作的小彩灯和迷彩灯笼,让火热的军营显的年味十足。每个灯笼上没有写上灯谜或者“三阳开泰”“恭喜发财”等吉祥语,取而代之的是对父母家乡的思念之情和对祖国与部队的无限忠诚。站岗的路上,若是能停下来端详一下兄弟连队制作的迷彩灯笼,看着“爸爸妈妈过年好,我在军营挺好的”“爸爸妈妈我想您”“强军梦圆军营”等留言祝福,再附和着不远处的鞭炮声,定能让人“一腔热泪潸然,无声凝噎思念”。

  营连门口贴对联是部队老传统,兄弟连队的文书兼军械员是能书会画的“小秀才”,除夕的前一天我们会利用训练归来的时间或晚上看完新闻联播之后的时间写对联,备好简陋的“文房四宝”便隆重地邀请“小秀才”莅临连部。当大红纸上写上遒劲的行书“强军先锋三炮连,敢打硬拼好儿男”的时候,连部一片掌声。

  过年吃饺子,是军营的“年俗”。饺子来源有三,一是大家伙在炊事班“脸盆盛馅酒瓶擀皮”自己动手捏的,一是临时来队的军嫂们给我们送的,一是离家不远的战友父母亲朋邮寄的速冻水饺。年三十,我们还是按照一日生活制度正点开饭,炊事班统一煮水饺,此时我们不需要蒜泥、醋之类的蘸料。会餐开始,每名战友夹饺子的手会不约而同的颤抖,饺子还没到嘴边眼眶里的泪便打转转。控制力强一点的战友咬一口饺子的瞬间便将泪咽下肚子,较为感性的战友则哭的稀里哗啦,饺子吃完了却不知道什么馅。这就是地地道道的军营年味。

  军营的年味很快就被暖暖的春风赶得远远的。大年刚过,演兵场上很快就热闹起来,手枪步枪的“哒哒”声早已把鞭炮声掩盖。军营白杨树上悬挂的小彩灯和迷彩灯笼,不知道何时已被战友收了起来。站岗的时候,远远的打望,心中会默默的将短暂的乡愁和思念打入背包。营房门口的对联依然规规矩矩的站着军姿,给新入伍的战友留下星星点的安慰。老兵们只有在寂静的夜晚,听到依稀的鞭炮声会勾起对父母、妻子和孩子的无限思念,枕着熄灯号入梦,总是一家团圆、万家团圆和团团圆圆。

  军营的年味,是值得军人一辈子细品和回味的。

  作者:亓立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ymwenzhang/7910/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