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文章

地鼠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我挖洞挖到天上去了,突然就在一个窑场烟囱上面冒出来了,像是废弃…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我挖洞挖到天上去了,突然就在一个窑场烟囱上面冒出来了,像是废弃的烟囱,但是实心的。我找到一个破砖破瓦的地方,钻进一个充满软体扳手的大空间,像是地下又像房子里面。我刨啊刨,每隔一段就会有阳光从墙壁的一方长方形细孔里洒进来,我知道我这是往上刨了,我甚至就知道我这是在一个实心的烟囱里面了,——后来变成自动的了,——整个路线是一个不规则螺旋形,我手挖的嘛,我就像经过了一个螺旋形隧洞的旋转门,好长的一个旋转门,随着它往后转,我在它的边缘部分往前爬。我知道就要在高高的烟囱上面冒出来了,现在已经不是我在往上爬了,早就不是了,而是被什么推着很快地上升了。我害怕,很紧张,像从地下钻出来,我钻出了窄窄的圆圆的小小的烟囱顶面,啊——闭上眼睛保持镇静,郑重其事,不要被表象、幻觉所迷惑,“你想想——你要是坐在地上的登子上,凳子才多大块地,你脚下才多大块地,你会前俯或者后仰,到你凳子周围的地上去吗?”我闭着眼就知道我还被一个钢铁凹槽托着往上举了很不小一段距离——高度。睁开眼我说我已经到了,你按下去吧,于是就回到了烟囱盖上。唉,我被大家发现了,“谁家孩子爬那么高——远?”要被嘲笑了,我想我赶快下去吧,真是,偏偏赶上外面有人的时候,唉,人家在院子里也能看得见你哦,谁让你爬那么高!这烟囱似乎就在我家的小西屋后面,从上往下是越来越粗的,当然在别人看来就是越往上越细的。我从最上面一节下来,就像从树上下来一样,因为它就那么粗。再往下就粗得很了,幸亏边上有钢索,我要手上有幅手套就好了,——或者我真的重新从家里带了副手套。就是刚才应该带的,现在手上又没有,怎么办?重新来过不可能的。你可以在前面修改一下,手上有了手套我就顺着钢索滑下去了。家里那个女孩似乎还在,似乎变成了我老婆。又似乎我之前看错了,其实是我姐姐。又似乎谁也看不到她,我也看不清她,跟她一点不熟。应该是肯定是什么东西弄错了!我好郁闷,让我去爬那么高;还仍然对不起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ymwenzhang/4129/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