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文章

画个圈圈送给你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千支灯开满天,候鸟穿越海岸线,雨在指尖;对你悠长…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千支灯开满天,候鸟穿越海岸线,雨在指尖;对你悠长的思念,跃不出海平面;回忆在俯仰之间,百转流连;无名指的一个圈,等着你成全。”林可早已忘了这是谁的话,但无论是谁写的,它都被小心的珍藏在一本草稿本里——一本只属于林可和陈真的草稿本。

  激动地合上她珍若生命的草稿本,望向车窗外,望向那一闪而过的光景。

  天还是蓝的,云也还是软绵绵的。都说白云是蓝天正在放的风筝,五年了,它们都还那么相爱,真好!林可不由得有些暖心起来。她喜欢蓝天,喜欢白云,喜欢栾树,还喜欢那个穿着白色T恤的阳光男孩——那个告诉她天可以包容她一切的男孩。

  初见那个男孩,是在初三上期的一个午后,柳树还葱郁着,知了还未离去,阳光正好。陈真穿了件白色T恤,搭上湛蓝色牛仔裤,手里拿了两本书,像是物理,头发打理得刚好适合他的脸型。整体看上去,有少年的不羁,有对初三转学的信心,有对未来的向往,还有,对新集体的一种满足。他微微一笑,从容的走向讲台,“大家好,我叫陈真,很高兴能够加入你们,希望大家在未来的一年里,互帮互助,争取考上自己理想的高中。谢谢!”

  “林可,你是学习委员,先让陈真和你同桌吧,陈真物理化学的成绩很好,你可以跟着他把物理成绩提起来”班主任说。

  “好”林可答应得爽快。然后,和陈真相视一笑。这一笑,像是漩涡般将林可吸了进去。

  林可再次翻开草稿本,第一页。

  物理课上,老教师正在讲解难题。林可拿了本最厚的新草稿本。

  “你想考到哪所高中啊?”林可用手肘将本子推给陈真。随即,她看到男孩一边注意老师的眼神,一边缓缓接收本子。陈真瞟了瞟内容,面无表情,然后淡淡的在那行字下回复。看着陈真手里晃动的笔,她不禁偷着乐了……然后,本子被推了回来,手还没来得及接本子,眼睛就已经瞟过去了。

  “听课!!!”

  “……”

  嘴角还偷着乐的弧度突然就挂不住了,陈真早猜到她会是这样的表情,扭头看着她,刚好对上林可无语加无奈的眼神,然后,还是乖乖听课……

  至于有没有听进去,林可自己都不知道。

  校园并不是很大,但依山而建,道路曲折,整座学校像是隐在树丛般,若隐若现。校园里最亮的地方就是操场了。操场的下面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操场的旁边有一处草坪,草坪上有一棵古井般粗的老黄葛树,然后就是满山的台湾栾树了,往上是一望无垠的蓝天。

  林可躺在草坪上,对旁边的陈真说:“我喜欢蓝天,也喜欢白云,你说,为什么蓝天和白云总是联系在一起呢?而且,无论是在文学作品里,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它们都在一起。”

  “因为白云是蓝天正在放的风筝。”他看了一眼自在的林可,如是说道。

  河风吹过,纷飞了栾树顶火红的花叶,打在陈真肩上,拍在林可脸上,远山翠绿间带点黄,是野菊开了。

  “秋天什么时候来了啊?”

  “在你不经意间!”

  画面太美,美到不敢想,生怕一细想,就会打破眼中的平静,将所有的美好跌落到地上……

  接下来的几页,没什么特别之处,全是一些算术,物理公式,还有,他大气凛然的“听课”!也是,初三了,大家都在奋笔疾书、努力复习、拼命背书、认真听课,恐怕只有林可一人只知道望着草稿本发呆了。有时还会不自觉的傻笑,虽不至于笑得很大声,但旁边的某人还是能听见的。偶尔抬头还能收到某人的一个白眼。然后,立即回神,听课……但老师讲的她都已经全部掌握了,听着实在是无聊,便又开始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了。幻想着长大后的自己和他,便满是幸福的画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手拉手一起追蝴蝶。在图的旁边配上了一句话,“无名指的一个圈,等着你成全”。她笑了,接着就下课了。

  陈真扯过林可的草稿本,阔手一挥,画了好大一个圈,刚好将男孩和女孩围住。

  “你什么意思?”看着自己还算满意的作品被毁,林可心疼又心急的吼道。

  “你不是期待一个圈吗?画个圈圈送给你”。

  “……”时间愣是停住了脚步。

  看着林可微红的脸,解释道:“如果你还这样继续下去,你是考不上重点高中的,真的得零分都有可能,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说完便离她而去。

  殊不知,陈真毁的不止她的作品,还有,她的梦……

  后来的日子里,他们不再谈笑,甚至不再讨论习题。期末成绩出来的时候,天阴冷冷的像是要下雪。林可拿着不忍直视的成绩单,孤零零的走在校园的香樟树下。陈真一直跟在她身后,这么久了,她的成绩下降了,他们的关系也变得死寂,难道要这样继续下去吗?他想。

  追上林可,拉着她就往操场的方向跑,无视了旁人异样的眼神,省略了别人的指指点点。就这样一直跑着,冬季的风本该是刺骨的,可他们此刻,似乎并没有感受到。

  停下脚步,谁也没有回头看谁,只是定定的站着,感受着透过指尖蔓延到心里的温度,好似周遭严肃的栾树也变得暧昧起来。

  “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就看看天,他会包容你的。”

  “是的,天那么大,他会包容我的,虽然冬季的天空有那么一些厚重,但明年的六月,一定是美的。”林可望着天思索着。然后,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松开手,红着脸跑开了。陈真惊的转身,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轻握成拳头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望着林可羞涩的消失在树丛里,他笑了。

  林可继续翻着……

  她看到冬日里寒风透过身旁的窗吹红了自己的手,某人无视课堂纪律起身小心翼翼的将风关在了窗外;她看到春来柳絮纷飞,他会早早的打开窗户,让早晨的第一缕阳光能够第一时间打向她;她看到月考失意时,课桌里总是会有的白色巧克力;她看到自己体育课受伤,回到教室会发现课桌里会多一盒治跌打损伤的药;还有,毕业时他送的紫色枫叶发卡,萌萌的,顺带捎了句话,“毕业了”,还附了一张看不大懂的图——一张画了一个圆圈的图。

  “这次你要失望了,我不会考零分的”她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lzwenzhang/9341/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