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文章

一径心事,一帘幽梦,一翦落寞,为谁而痕?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夜未央,静楼豆灯,剪一段月色,把它贴在眉梢上,寻一片旧时相识,…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夜未央,静楼豆灯,剪一段月色,把它贴在眉梢上,寻一片旧时相识,案上那平平仄仄的韵律在为谁而歌为谁而醉,为谁轻挽青丝小篆描笺。想起明朝诗者杨慎的“垂杨垂柳绾芳年”,用木蓖细细梳理散落满肩的长发,未名的记忆从发梢纷纷洒洒零落而下,徒然成灾,寂廖成殇。

  耳畔犹有歌道:“临行的女子,手心的发丝,所有的固执转眼已是千年。前世今生的痴,问谁可以洞悉?难道此生此情,只是同舟未能共济……”一径心事,一帘幽梦,一翦落寞,为谁而痕?曾经画过一幅日暮斜阳的庭院,那一个深掩的重门,如同我今世尘封的门扉。不知你何时会来敲叩?看院落深处,锁住了多少关于我旧日的繁华?又尘封了多少关于我曾经的故事?遥想昔日携手夕阳下,相依古道旁,嬉戏水榭凉亭,流连青石蛩音,已然醉在一壶栉风沐雨的梦境中。今昔君何在?看春花几度,却不知道嫣然了谁的容颜?

  暮色四合,黄昏中,娥眉淡扫的女子久坐风檐,凝眸深处,依旧是满眼的残阳,依旧轻绾回忆的青丝成一个髻,采一枝阕阕易安小令别插于发间,等你轻叩深掩的重门,声声叩响如是百里洞庭湖畔落笔千言,那时的我则会莺鸣相答,奔门而出。邀你吟风唱月,弹落三朝的情思,拨断五代的琴弦,在这些影影绰绰的思念中陷于遥远。

  可曾记得,那年迷失在名曰为“春天”的小镇,你却成全了我最诗意的相遇,人在红尘花在枝头,与三月的风同声同调,琴瑟相谐颂赞这一场遇见。梦回依稀,未曾想桃花渡口处,来不及停泊,就遗漏成一则城南楼下的旧事。如今,“人走,茶亦凉,有明月,照你的背影涉水而过,十丈红尘饰你以锦绣,千朵芙蓉衣你以华裳,而你竟无半点回顾,就这样,轻易穿越我一生的沧桑。”

  曾几何时,你说陌上花开,我是最美的一朵。奈何桃花谢幕春红,匆匆太匆匆。如今分道扬镳转身陌路,早已在千山万水间寻不到你,蓦然回首不知谁的笑魇开在你的肩头?

  曾几何时,你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奈何卿卿我我,两情依依成陈年旧愫,如今遗失末年,所有哀伤散成一夜夜寂寞的诗情,蓦然回首不知又瘦了谁的双捋袖;

  曾几何时,我说今生只为你画眉。怕只怕经不起春尽,便倦怠了颜,如今人去楼空,古道西风和着一曲苍弦幽幽扬扬,在来时在去时的路上追溯花期,歌兮歌兮;

  曾几何时,我说陪君醉笑三千场不离伤。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如今你人在远方杳如黄鹤,恰是一枕黄粱,劳燕分飞,将碎字离愁织成诗文彩笺,悲兮悲兮;

  念你时,拈一朵枝头的芳华,幻化三世韶光红粉,为你水湄嫣然,一同篆写唐诗宋词,一同雕琢秦砖汉瓦,推开小轩窗,烟锁小桥花径,指向春归的路;

  念你时,诉一怀遥遥无期的相思,告诉我春天的城门已经打开,烟水亭边用青丝绾就心结,盼望那袭青衫披一肩明月乘一叶扁舟从碧波中驶来,越过两岸万紫千红,点亮那端相望的眸,能读得懂,属于江南柳树下那一只盼春燕子的寂寞;

  念你时,书一纸地老天荒的誓约,月浅灯青时,一笔,两笔杜撰着一页属于你和我开遍繁花的春词,为你发丝长眉眼乱,做你案上烛楼头月,为你守着前生今世的眉间事;

  念你时,唱一曲寂寞如风的歌谣,让幽幽长长的叹息可达你檐角下的那枚铜铃,在琉璃时分轻轻的低呤浅唱,反反复复,孜孜以求,唤醒起对我许诺的归期;

  念你时,执一把遮阳避雨的花伞,盼望会为我撑起一方流泪的天空。今生只想做你眼里婉约的女子,与你结芦为舍,草色为帘,让相依相扶的身影与暮色斜阳映成世人口里的传说。

  一场春梦醒来时已惘然,憔悴了朱颜,有谁来相顾?

  春秋史卷中有记载,南朝女子张丽华发长七尺,光可鉴人,深得陈后主专宠。倾国倾城的杨贵妃激怒唐玄宗后,剪下一绺青丝送与君王挽回了恩宠。一个“绾”字念第三声,婉转迂回。凝目深处,青丝拖坠着浮云打湿了朝朝暮暮,凭记着春的眉弯,在诗经中寻寻觅觅你的影子,千丝缕,万缕丝,缕缕丝丝,于夜夜在字里行间抽枝今生。

  “若青春可以作注,我已压上一切筹码,只待你开出一副九天十地的牌九,示我以最终的输赢。谁知,你竟中途离开,衣袖随长风斜过,拂乱了赌局。无人坐庄,这一局牌宛如三月桃花,错落于五月的湖面,飘散了满湖的灰飞烟灭。”斜月如钩,为谁消瘦?去拼一个只输无赢的赌注。得与失尚且挂于眉睫,却将流年填写了新词,你转身瞬间,也无非演绎尘世里的一场离散。袖边风悄然吹过,把今昔吹成明朝,把三月吹成五月。把你我的故事吹成一篇樵夫问答的戏码。

  “你抬手落笔,转折勾挑出红颜的天书。我是你无法辨识的狂草,短短一行,被你飞快地写下,翻过。再提起,只怕也要在多年以后,由阔达的魏体悄然重写,方可看清,当初的挥毫泼墨,竟是如此轻易,如此不堪。”

  常常我站在梦里望蓝,望天,望今生的你,望来世的我。关于那些曾经的约定,如那只春天的纸鸢,同样飞不过季节的天空,在五月风中奏起寂寞的华响。满庭的蝶飞花舞,却寻不见那个叫庄周的人。“有人沉腕拨镫,疾书一行字:相忘于江湖。朱砂如血,触目惊心。”种种取舍皆是轮回。聚散起止,念念相续。我这里是天涯,你那里是海角。挥手时,雕琢出从容清淡的微笑,却把来时的路走得曲曲折折跌跌撞撞。

  佛语曰:“三千烦恼丝,一丝更胜一丝”。解尘缳独自成说,在反反复复的梦境中,拨弄着前生的分分寸寸,今世的缕缕伤伤,把那些沾在衣上酒痕里的字,藏在了流年的泪笺中。春天终究会走,如是你的影子,花开花落,相遇别离,不过是厌倦的诠释,留给我只是一纸墨香四散的烟青小篆。瘦尽了灯火轻捻了水梦,不知拧熄了多少旧事的落幕,注定伶仃一生心事五更头。那一根寂寞绾发的簪子,划伤诗书中的“举案齐眉、相濡以沫”八字箴言。

  站在五月梢头,聆听一朵花的嫣红,收藏在兀自风霜的眉目间,然后各自天涯。原来无论是如何喧嚣作客,终究会伶仃成孤身为戏。茫然回首,纵有千般情愫,已成红尘陌路。守在细花雕镂的格窗前,虔诚紧握着一纸的华丽虚词,不语,不伤,直止春草潦生。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没有旧时月亮,没有烟锁楼阁,没有罗裳飞舞,没有古筝低弹,只有流失远古的墨迹在今日我的案台隐隐再现。青铜镜里挑尽的灯花明明暗暗,青丝绾就,该簪哪一枝惊艳?剪不断理还乱。远去了诗情画意月满西楼的良辰,远去了姹紫嫣红花香满衣的美景。远去了晚窗凭栏时盼佳期的闲情,亦远去了陌上初熏时看雕梁双燕南归的逸致。如果,离人的回忆若能下酒,也许,落字成殇便可作一场宿醉。望尽彼岸,我已无力跋涉,终究无法以一苇杭之。

  今夜,就让我为你绾青丝,胸口朱砂是我相思的痣,情亦阑珊,纠缠了一场半生缘;就让我为你挽情思,春江花月是我琴弦的调,千帆过尽,幻化成一曲红尘劫;就让我为你写诗,水袖轻扬是我句末的韵,低吟浅唱,平仄出一纸风月债;就让我为你伏笔,南柯一梦是我戏中的尾,相忘江湖,泪落这一篇陈年事。

  春语已旧,夏鸟啼鸣,一场顾盼流离的遇见,一场陌路荒凉的离别,飞砚淡墨间,已无须更多言语,你我终是要相忘于江湖。以青丝为凭,以桃红为印,以沧桑为饮,以泪洗清虚无的周遭,在尘缘的彼岸安之若素。于百转千回后,有一个叫陌上红颜的女子悄然转身,然后,踏着三千里的桃花漾离去,一袭轻纱罗裙飘渺无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lzwenzhang/9090/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