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文章

黑与白亦如青花美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生命中,每个人都会是别人眼中的风景,只是停留的时间长,或者是短…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生命中,每个人都会是别人眼中的风景,只是停留的时间长,或者是短。“每个人铭记的,不是纯的风景,而是站在风景里抵死不认的人。每个人怀念的,不是旧日的时光,而是住在时光里绝口不提的爱”。一次偶然的遇见,就像草叶上面踮起脚尖的露珠,滚动的那一刻,便是刹那的珍贵。流年似水,似水流年,那模样依旧会在脑海中清晰地记起。梦里的烟雨江南,一次光与影的交汇,透出的是如青花般旷世隔古的美丽与情愫…——题记

  “风到这里就是粘,粘住过客的思念。

  雨到了这里缠成线,缠着我们留恋人世间”

  “春夏秋冬江南好,春色透帘栊。一夜东风吹柳绿,满塘碧水映桃红。”

  江南的水黛烟青,墨色浓浓。那一种岁月静好,如烟淡,如雨浅,如雪静,如水纯,总是渲染着许多美好的故事。每个人都曾经在江南遗落了一段梦,而后,在每个午夜的梦里,怀抱着江南这个如水般清透灵动的名字。江南的名字,从此聚集在每个人相思绵密的掌心,让时间和心都刹那间定格在故事开始和结束的那一刻。

  那个旧时的江南,他,阿健,是一家影楼的小工。那个时候拍照,是用古旧的三角架,蒙着一块黑布的外拍相机,站在街边,然后,按照拍照人的要求,定格各自眼中所谓的幸福,抑或是眼底深处的期盼。

  与影楼隔街相望,在烟雨朦朦之中,那个梳着长长的辫子,留着整齐刘海儿的她,静若江南的幽莲,动若那四月飘零的丁香花瓣,她就是一朵盛开在江南的美丽奇葩,亦如那青花的美,“横平竖直无法勾兑”。

  她总是会在每个清晨,拉着小提琴,那一个个音符,就隔着巷子,飘过小桥,传入他的耳朵,而后缓缓的植入他的心里。她是有钱人家的女子,她是学音乐的,她就住在影楼临街的那个巷子里的一个大户人家。

  每个清晨都可以见到她,但阿健只敢弱弱的窥视,一个卑微的小工,哪里有勇气和自尊与她四目对望呢。

  记得是四月的一天,丁香正开的艳丽,那一簇一簇的紫,有着晃眼的美,暖暖的阳光,也透着幸福的模样。

  阿健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影楼的石阶上,等着客人。只见一辆车子停了下来,一个穿着旗袍的太太下了车子,随后,车子上下来的是她。洁白的西洋长裙,白色小巧的皮鞋,头发上也是白色的丝带。

  太太说道,小师傅,来,给我们家的洛宁拍一张,今天是她18岁的生日。他触电一般的跳了起来,原来她叫洛宁,多好听的名字。他兴奋的不知所措,手忙脚乱。一会挠头,一会拽着衣角。平日里熟练的步骤,他竟然错乱的毫无章法。她突然抿着嘴巴笑了起来,那笑声甜甜的,透着丁香的香甜。

  他在那块黑布后面,朝着她仔细的,慢慢的调整着焦距,拉近,再拉近,他痴迷着,真希望时间就此定格。突然,她又笑了,朝着他盈盈的笑着,黛眉皓齿,一朵嫣然含羞的花儿,在他眼前盛开了。

  “你在身边就是缘,缘分写在三生石上面,

  爱有万分之一天,宁愿我就葬在这一天”

  在冲洗照片的时候,阿健心中突然就有了一个念头,自己要多洗一张,偷偷的留着,想念的时候拿出来看。他为自己的这种行为感到有些吃惊。那个年代,偷偷的留下一个女孩的照片,是何等的对她不尊重。可是,最后,情感战胜了理智,阿健终于多清洗了一张照片。

  过了一些日子,阿健突然有些后悔,没有征得她的同意,就私自留下她的照片,是对她的一种亵渎。洛宁,一个如水如花的女子,是容不得任何亵渎的。终于在一个丁香盛放的清晨,阿健在巷口叫住了洛宁。他一股脑将偷偷留下照片,每个夜晚都偷偷的拿出来看,还用手偷偷的摸过照片上她好看的脸等等这些话全部说了出来。他没有给她一次可以插话的机会,他将心底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然后闭着眼睛等待她的辱骂,她的奚落。

  时间过的好慢,等了许久,怎么没有一点动静。他睁开了眼睛,丁香依旧盛开着,天空依旧浮云朵朵,而她,捂着嘴巴,哧哧的笑着,面颊绯红。

  她说,你都占了我那么多便宜,那么,是不是要补偿给我呢?刹那间,照在阿健心头的阴云全部都悄然退去,阳光透着甜甜的暖,暖暖的,暖暖的,一直暖到了他的心里。

  他开始骑着洋车,带着她在巷子里飞奔。在石桥上流连,在丁香花丛中,她拉着小提琴,他在旁边拍照。他给她讲述中国摄影,讲摄影与绘画的历史,她惊讶的仰望着他,原来,一个江南小镇毫不起眼的他,竟然有着如此渊博的知识。她也给他讲述西洋音乐和中国音乐的不同,讲西洋音乐传入中国的过程。

  一次,她指着相机问阿健,什么是焦距。阿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用专业知识来解释,就说:焦距,就比如,无论你离开我有多远,我都可以看得见你。她的脸颊绯红了,埋藏在心里朦胧的情愫如薄雾一样散开,和着丁香花的馨香,缠绕在彼此的心间,久久的不肯散去。

  青花的美,也许就美在那一番制作,有人说“青花上品,非烟雨天不能制,非有心者不能得。”江南,和着洛宁,一个诗意的名字,一副清净的画卷,一段缠绵的故事,一个美丽的秘密。在光与影中,定格在了江南小镇。

  “不懂爱恨情仇煎熬的我们,相信那一天,抵过永远。在这一刹那冻结了时间。离愁能有多痛,痛有多浓,当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心碎了才懂”

  战火纷飞的年代,她和她的家人要出国了。浅秋,江南夏日的炽热还没散去,可是阿健的心却下着雪。他知道自己一个穷小子,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能够去保护她。他不敢说要她留下,而她,内心却是多么渴望他能够说一句留下。他们最后一次出去,他为她拍了很多照片,黑白的照片,定格的是一段注定没有结局的情愫。

  他说,宁儿,我等你,等你回来,等到你回来了,我要用将来问世的彩色胶卷为你拍第一张照片。宁儿,是阿健给她的独一无二的称呼。

  5年过去了,又一个5年过去了,战火早已经平息。在江南的这个小镇,开了一家大大的影楼,只是,这个影楼的名字很奇怪,叫:黑与白,亦如青花美。而且,这里只拍黑白的照片。

  等到第四个5年的一天,四月,丁香又开的满树一片韵紫。影楼前停下了一辆车子,车子上面走下了一个中年女子,一身秀美的白色旗袍,发髻盘在脑后。她走进了影楼,四目相对,二十年前的情景,如潮水般涌来。

  出国以后,她每天每天都想着回来,可是,战火的年代,一个女子,谈何容易。后来她辗转打听到了他的新地址,想给他书信,可是,遇到了文革,她怕自己的海外身份会给他带来麻烦。就这样,忍着思念的痛,回避着家人为她安排的一桩桩婚事……

  听到这里,他再也忍不住了,泪雨滂沱,原来,原来爱,一直不曾走远…

  影楼的名字依旧是:黑与白,亦如青花美,影楼的门口挂着一张巨幅的彩色照片,是一位穿着旗袍的女子,如丁香,如茉莉,如青花。

  影楼内到处挂着黑白的照片,都是同一个女子,一个豆蔻的女子,或在雨巷奔跑,或者丁香树下凝望,或在小石桥打着伞漫步。过路的人和进来的顾客无不为之如花如水的气质打动,都会不由自主的问道那女子是谁。而影楼的服务员总是笑笑的说:她叫宁儿。

  生命中,每个人都会是别人眼中的风景,只是停留的时间长,或者是短。“每个人铭记的,不是纯的风景,而是站在风景里抵死不认的人。每个人怀念的,不是旧日的时光,而是住在时光里绝口不提的爱”。一次偶然的遇见,就像草叶上面踮起脚尖的露珠,滚动的那一刻,便是刹那的珍贵。流年似水,似水流年,那模样依旧会在脑海中清晰地记起。梦里的烟雨江南,一次光与影的交汇,透出的是如青花般旷世隔古的美丽与情愫…

  健哥,记得冰儿在微博看到过这样一句话说:我一直觉的没有目的,没有归期的旅行才是最率性的旅行。跟着自己的心走,美名曰一个人独自私奔。就这样一直走。跟着自己的心走,走遍千山万水…

  你在每个路过的地方,用光捕捉美,用镜头定格瞬间。它们将变成一张张永不褪色的明信片,盖着不同色彩的邮戳,越过千山万水,纯粹美好的心情便会传递到每个人的眼中。在你的拍摄中,总是能够感悟生命的真谛。光与影,自然和天地,在你的镜头之下得到了最美的诠释。有些路,如果不走,真的就不会知道那里的风景有多美。

  也许是风景迷惑眼睛,让眼睛肆意陶醉于风景的美丽。但是,有种美丽,是会通透心灵,让自己更清晰内心的渴望。

  从冰儿开博到现在,一年多的风风雨雨,谢谢有你陪伴一路走来,不舍不弃。冰儿还是喜欢那句印第安语对朋友的诠释:朋友是能够背负你悲伤的人,你一直是这样的朋友。

  健哥,在你的镜头之下,唯独少了江南的美,所以,今天写下这篇有关江南,有关光与影的文字。希望有一天你能踏上江南那片土地,带着你心中的她,寻找你遗落在江南的梦。生日快乐,快乐生日,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在自然与天地间,自由的放纵你的灵魂,用你手中的相机,定格永恒的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lzwenzhang/8885/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