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文章

邂逅,阿谁春天斑斓的午后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春天来得如此张扬、傲慢得不可一世,要全世界倾尽所有的美等待她旖…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春天来得如此张扬、傲慢得不可一世,要全世界倾尽所有的美等待她旖旎若梦般的惊艳一瞥。但没有人觉得有何不妥,理所当然得本就应如此。梨若初透过证件服务中心的落地窗极目远眺,宽阔的沥青大道泛着深邃的光泽。夹杂着翡翠绿的玻璃窗好似一道无边无垠的深渊,看着有些渗人,梨若初忍不住就打了个寒颤。意随心转,把目光转向近处青青草茎、缤纷落英,铺天盖地的娇艳胜似一场胭脂雨,美得寂静无声。阳光明媚得连料峭春风都变得柔软温暖,万丈青阳穿透玻璃落了一地柔黄,魅魅光影,在脚边不停跳跃。

  梨若初抬头看了一眼办事大厅,把脚轻轻荡着随影舞动,乐此不疲,好似在参加一场舞会盛宴,以中自有足乐者。直至工作人员划破了祥和,声音空灵响起,梨若初才打了一个机灵幡然回神,有些尴尬抬头掩饰性的笑了笑。

  “梨同学……梨同学?”

  “嗯?!不好意思,麻烦再说一遍好么。”

  “没关系,你对照表格信息看是否有误,然后在背面签一下名字和日期,再到旁边交款就行了。”

  “好,谢谢您!”

  走出证件服务中心的大门,清风扑面,恰和幕天席地的芬芳撞了个满怀。梨若初情不自禁深深吸了一口充满阳光味道的温暖空气。敛了敛心神,心绪满满的走在阳光下充斥着沥青味儿的大道上,行行复停停。百无聊赖想着心事几重新:护照只需半月就办好了,原来…不是秋天也离殇,原来…不是秋天也寂寥。呵……谁能想到暮春时节,待花开满枝桠,就是别离。漂洋过海,到达一个遥远陌生的地方,自此不知何时再归还,也许一年,也许三年,也许久到自己都不能预测。这里,生我养我的地方。再没有任何留恋,依恋的父母也已经不在。再好的亲戚也无法替代,更何况是眼里只有钱的亲戚,如此想着不由心灰意冷。

  思绪翻飞,待回过神来,已行至对面的候车亭。敛神静寂而坐,看汽车呼啸的远去,扬起一些不易察觉的尘土,微微有些呛人,梨若初忍不住扬起衣袖掩了掩口鼻。远处坐着一个人,冥冥之中似有一股不可名状的力量在指引着梨若初。转头,夕阳将天地渲染成迷离幻境,如同万千佛光映照。阳光下眩耀光圈中坐着一个男生,此时起身,抬头注目。安静的侧面缓缓转正,一个俊美的轮廓清晰深刻,衬着灰白色的风衣在万丈霞光下美得犹如天上神祇,几晃花了梨若初的眼。蓦地四目相对,梨若初心虚的赶紧撇开目光,装出一副若无其事机缘巧合的无辜表情。俏脸不争气的红透,应了天边的泣血残阳。

  “梨若初?”循着突如其来的声源,震惊的抬头,看着眼前眉目俱笑的男生。梨若初在脑海拼命搜索与眼前之人重叠的面孔,无奈一无所获。一股无力感夹带一脸的迷茫:“呃……嗯?你…知道我?”

  “嗯,刚才在办证中心,我看到你的信息表了”

  “原来如此”梨若初在心里默默捂脸:“真是大意啊,旁边站着这么一号危险的人物都没察觉,自己刚才那囧样希望没被看到才好,不然这脸可丢大了。”

  “你是A大的?你填写的地址就在A大附近”

  “呃,不是,我是C大的。就在A大出去一个公交站。”

  “你爸爸很年轻”

  “……呃?”梨若初被这句突然莫名的话楞了一下。

  见梨若初愣神的功夫,男生补充道:“22岁结婚,恰好能抓住刚跨过婚龄的槛……”

  “呃……这你都记住了,你的记忆力相当可怕啊。”梨若初不服气似的讷讷回了一句,就停住了。

  “是么?只不过稍好了一些……”面上带着温雅的笑,如沐清风般美好,带不起一丝忧伤,让人不自觉的想要亲近。

  梨若初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女生,平日里不怎么和陌生人搭讪,几乎是你问一句我答一句。不过一旦话匣子打开了,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聊了许多有的没的后,车就来了。

  看他也跟着上车,梨若初不由自主投去询问的目光,他看着不由轻笑出声,补充道:“我是那学区的,是老乡哟”

  “不早说”梨若初边跳上汽车,边撂下话。

  “呵呵……这你也不问啊”温润的笑声遁入耳廓,不用回头也知道那家伙笑得像只妖孽的脸。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梨若初眼也不眨一下就跨步上车了。环视一下四周顿时就傻了眼,只有最后一排有空位了。四个位置连在一起,两边已经分坐着两位大叔,只剩中间两个空位,看着有点挤。一时也无可奈何,想着:“坐吧!总不能站着回家吧,我向来不会如此自虐。”

  刚坐下来,就听到某人不和谐的声音:“不好意思,可以往旁边让一点么,给我……”毫无疑问,最后两人坐在一起被挤在中间。

  不知是太累还是漫天红霞太醉人,胡扯着不知不觉就兀自睡着了,一路无话。被叫醒时,彼此挨着睡得迷迷糊糊,车上空无一人,只有司机大哥站在一旁。目光相遇的刹那有些尴尬,为打破令人郁闷的场面,梨若初醒了醒心神,糊里糊涂冒了句:“哦,到站了啊。”言毕,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儿就逃之夭夭了。身后传来强忍着笑意的话语:“梨若初你记住了,我叫歌语宵。”

  此后久久,梨若初仍不住郁闷:“这都什么嘛,跟别人胡扯这么多,别人的名字都不晓得问一下,真掉价。”

  在那之后,梨若初就再也没有见过歌语宵,甚至没有任何相关的音讯,就好像,那个春天美丽的午后,邂逅的只是一场迷梦。

  直到一年后的一天,梨若初突然接到三叔的来电,回国参加奶奶的葬礼。亲朋聚在一起,讲自己收到的各种咋骗短信,三叔喝高了还把短信翻出来给大家看,梨若初也凑着热闹随意翻看着。三叔是一个不识几个大字的乡老汉,几乎没发过短信,彩信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手机里短信都保留着没删掉。梨若初翻看着形式各样的短信,大多都是移动客服、广告、节日祝福、还有就是咋骗短信了。不过倒是觉得趣味十足,有些内容还挺有意思,这是经常把收件箱清空的梨若初从未有过的新鲜体验。短信记录了时间在这张卡上的点滴,就好似看到一种不一样的另类的成长。又看了一些彩信,看到有一个号码竟连续发来好几条,已经是一年前的了,梨若初看着颇有些奇怪。带着三分新鲜七分好奇打开其中一条,但因为三叔手机内存不足,没法打开。可人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就像钻牛角,但又是无论如何都逃不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lzwenzhang/8819/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