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文章

忘不了的安全夜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昨天又是平安夜了,长沙黄兴路步行街布置的漂漂亮亮,雪津啤酒用啤…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昨天又是平安夜了,长沙黄兴路步行街布置的漂漂亮亮,雪津啤酒用啤酒瓶搭建的巨大的圣诞树在夜晚彩虹灯的美化下格外显眼,街道上成群成对的人儿在狂欢,卖烟花和玫瑰花的商贩穿梭其中,不时地拦住散步游玩的情侣在推销他们的商品。晚上8:20,湖南卫视在播放我非常喜欢的《真情》栏目,利用插播广告的间隙我到沃尔玛去买点小商品,但此时步行街上人满为患,平时只要10多分钟的路程让我不知道怎么就走了40来分钟,我想快点走想到家里正在播放的电视甚至于跑但就是快不起来,急急地不知道怎么才能左右缝源插到前面的人群前面去,只能尾随在前面漫步的情侣和家人慢慢的一步步前移,等我回到家时,节目已经播放完了。毕业将近四年了,这还是我毕业来第一次在长沙过圣诞节前的平安夜,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在大学里度过的两个平安夜……

  平安夜里不平安

  大一时,因我还是第一次过圣诞节,所以非常的兴奋。此前在高中,因学习的紧张,再加之是在小县城里,我们那里没有过圣诞节的习惯,要过的,只是简单庆祝下稍后到来的元旦新年。

  平安夜的晚上,我和同学参加完班级里的庆祝活动后早早回到寝室。这时室友钟浪淘说:“看今天晚上零点谁先接到朋友的祝福电话啊?”平日里收到朋友同学来信最多的几个室友都争先恐后的说是我的应该是我的第一个。

  大家在自我争论与羡耀最激烈的时候,最不善于交际而说话总喜欢来点逻辑性的唐云霞说:“不要急了,是你们谁的就先起来接就是,有个电话来还有什么希奇的要挣得如此面红耳赤吗!”

  唐云霞在我们寝室被大家戏称为霞妹,因为看他的名字很容易把他误认为是女的。我在没有见到他的时候就犯了个最大的逻辑性错误,军训集训的时候,辅导员发现他没有来参加集训,就叫我去寝室找他,但我一看到名字就以为是女的,想都没有想就叫跟我一起负责的女同学罗秋月去寝室看看他是不是在宿舍。没有想到是辅导员在旁边气汹汹地对我吼道:“是女的我还叫你去寝室找啊!”他这一吼忍得队列里同学们阵阵的哄笑,笑的厉害点的把腰都弯下去了。平时里霞妹不喜欢说话,总是在大家说到兴起的时候他来插一句,这样自然也就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反感,大家总在最后都把矛头对准他,但同时他的发言又都会引起新的争论,形成支持他和反对他的两派。你看,这不就来了吗……

  坐在床上看自考书的潘明亮来了:“你晓得个屁,谁的电话与第一个接电话的是一回事情吗?”

  昔哥来劲了,他用他那舌音浓重的夹杂着宁乡口音的话说:“谁的电话与接第一个电话的不是一回事还是两回事啊,你老潘又说出个什么高深的道理来着?”

  睡在边上的伍守株接过话题了:“是的,就如霞妹说的一样,要想得到第一个接到自己的电话就自己爬起来接,不要打扰大家的睡意。”伍守株不是我们一个班的,所以他常常是我们群起而攻击的对象,无奈,他在这样的环境里也只能孤军奋战啊。你看,听他这么一说,大家的兴致又来了,本来想睡觉的兄弟都把话题对准了他,都想自己讲话时溅出的口水沫能把他淹灭了不可……一直这样闹到23:00寝室熄灯。

  一个小时后,大家同时被电话铃声吵醒,平日斯文的史金明把头从被窝里探出来说:“电话终于来了!”

  我第一个反应过来:“莫急,是我的电话!”话还没有说完,我就一骨碌爬起床快速地沿床梯下地了。我们宿舍的电话是放在里面靠窗子的右边的桌子上,那张书桌也是我用的,但我却睡在外边靠门的左边的上铺,刚好跟电话成了个对角线。也许是还没有睡醒,也许是心里太激动还是急动,四个梯级的高的上铺,我脚却做两步跨下来,一不留神,成直升机“啪”的一声不是双脚而是屁股直降在地板上,脚却钻进了下铺的床底下去了。八个室友都醒过来了,忙把头谈出来看究竟,而我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脑子里只想到电话,要第一个接到属于自己的电话,嘟嘟的电话声就是在催我快点去接。慌忙之中爬起来,双脚随便套住只鞋子就往电话方向大步踏过去,还没有到电话旁边身子就向前倾过去了用手抓住那边的床柱子,一手想去抓起听筒,“哗”的一声,这次肚皮又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幸亏抓住了床柱子,所以没有委屈嘴巴子和地板接吻,但是肚前的睡衣却湿了个大半。电话也随着节奏从桌子上滑了下来,幸好听筒在我的手上,电话还没有被我挂断,我兴奋地把听筒放到耳边时,里面传来个很甜美的声音“我找祝志凯”。我一听,顿时傻了眼,恹恹地从地上爬起来,把电话放回桌子上,没好气地叫道:“祝志凯,你的电话!”整个事件的完成就那么短短的二十秒钟时间,要不我是接不到这个电话的。

  顿时,室友们哄哄的笑开了。盛平升出半个身子叹气道:“老周啊老周,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祝志凯走下床,在地上到处找鞋子,大喊我还有一只鞋子呢?怎么就一只鞋子在这里啊呀?老周你是不是穿了我的鞋子啊?我站起来看下自己的脚上,怎么鞋子就一样一只而且还穿反了脚呀,我没好地把一只脚上的鞋子甩过去:“你这臭鞋害得我白摔了两跤!”他走到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说:“老周,辛苦你了!”我调侃道:“没有关系,为兄弟扑烫滔火而在所不辞,最恨的是那个缺德的把寝室搞得这么滑!”原来是钟浪淘在临睡时特意把寝室地板搞了很多水做的恶作剧,使我不慎中标。

  又是一阵笑料直到一点多大家才睡觉。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大家都在传播着昨晚我们寝室发生的故事。

  老婆知道后会吃醋的

  转眼间,大二的圣诞节就到了。近一个月前,我托我们院报编辑部的同事给我介绍个朋友,是她班上的,也和她一个寝室,但比我小一届,是学经贸英语的。介绍的代价是我先请她们寝室的姐妹的客,然后她就帮我联系帮我传递信息。我那时还是较传统的,但现在我想起来,那时候有点感觉像我们两个联手出卖了她是的。

  都认识一个多月了,我也没有约她出来过,就是偶尔给她寝室打打电话,在电话聊聊天而已。到了圣诞节了,总也得给人家送个礼物过去吧,我心里老是琢磨着这个问题,送什么好呢?跟室友伍守株一琢磨,对,就送去自己的玫瑰花吧,借这个机会表达自己的意思。

  送花也得有个讲究,送去的花语是什么?单纯的送花还不好吗?还得有个陪衬什么的才好啊?送花的话她接受不接受呢?什么时候送过去最合适呢?这样想来思去也觉得蛮复杂的。平生第一次给异性送礼物,心情就是这样的复杂。

  我也在自己的日记里比划着,在下午的时候自己才定下了决心并做了个长久的计划,先送去一朵表达我喜欢她的花语,在认识一百天的时候再送去三朵表达我爱她的花语,在她来年生日的时候送去11朵表达一生一意的花语。那个时候刚好很流行阿杜的音乐,对于音乐一窍不通的我还是决定送她一盒阿杜的专辑,因为音乐是很通俗也很柔和的艺术,送的时间选择在尽量晚,最好是晚上22:30到23:00之间,也就是在学校临熄灯的最后半个小时内送去,因为这个时候她应该是在寝室的,还是自己亲自到她寝室门口去送,塞到她手里就直接回来,管她要不要!就这么定下了,只等自己去选购好礼物晚上行动了!

  当天下着小雨,下晚自习课后就直接到了学校对面的佳人有约的礼品屋,选购好了自己的礼物,还特意要礼品物的主人给我做了个非常精致的包装。

  晚22:20左右,我准时出现在了她们的寝室楼下,我简单地跟宿舍楼的阿姨说上去给朋友送点东西就下来。在学校里,那个时候我们是男女宿舍严禁串门的,但我要是进出女宿舍楼还是比较容易的,因为其一那时侯我比较活跃,很多的老师和工作人员都认识我,包括宿舍楼的管理人员;其二我那时的形象问题显得比较老,老是留有一点点长的胡须,很多不认识我的人误以为我是老师。这个阿姨认识我,她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我的请求,让我上楼了。我径直上到403房间口,提着大半颗心轻轻地敲了三下门,心怕吵着里面的主人们一样,里面传出个声音说谁呀,找谁呀?我慌忙报上姓名说找谁,里面说她不在!我心急了,轻轻地跺着脚,脑海里立马就闪现着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不一会儿,门就开了,她站在门口看见是我就说:“怎么是你呢?”

  看到她,我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了,只是本能的把手中的东西递到她手中说:“送给你,祝你平安夜快乐!”

  “谢谢!”这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至于她还说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因为那时候我的脸都红到脑后去了,应该是害羞而不是激动,因为那时候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的心情,谁说的男孩子就不害羞呢?

  她的室友们在里面看到了,在里面不知道做什么,但我听到了一句话说:“快点,辅导员来查房了。”

  我一听,马上回过神来借机说那我就回去了,还没有等她说什么我就转身就走下了楼梯。

  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总算舒了一口气,毕竟这还是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她没有当面拒绝我没有给我尴尬,我已经谢天谢地了,至于事后她会怎么说怎么想我已经没有心思去想了。

  这我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给自己喜欢爱慕的异性送礼物祝福。跟我妻子结婚已经3年了,从认识到结婚再到孩子已经两岁了,我什么都还没有送给她,哪怕就是一朵小小的玫瑰花,甚至于连结婚的戒指,有时候连个电话问候都会以理由借口忘记掉!如果我妻子看到了我这篇回忆,她一定会吃醋的!但是作为好妻子的她也是懂得怎么去留给自己的丈夫以一定的回忆空间的,包括允许我收藏着她送给我的手套、两本台湾著名作家刘心武的专著、一个非常精美的相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jrwenzhang/3891/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