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爱情文章

我的初恋在网上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很久没在网上混了,尽管以前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网虫。我害怕见到那些…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很久没在网上混了,尽管以前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网虫。我害怕见到那些花花绿绿的名字,因为我曾经跟他们中的一位女孩有一段所谓的“网恋”。

  这不是网络小说高手的杜撰,也不是文学才子的即兴写作。这是我的事儿,我只是想把它写出来,因为它已经让我的心像这铅笔字一样灰暗很久了。

  在向往网络像向往盖茨的年代,我毫不犹豫地投入了网络。我第一次感受到她的魅力,上网几乎成了生活的全部。除了上网浏览新闻、查询资料,我也像所有男性网虫那样期望那一端有一位漂亮的MM在等我。不久,我的期望竟然实现了。

  天气对网虫来说,几乎没有关系,因此我每天“风雨无阻”地奔到图书馆的电脑室,打开熟悉的电脑,一切都行如流水,除非“找不到服务器”。那天,我进了我常去的聊天室,觉得无聊,就去了一个新聊天室,刚进去,就发现有人在围攻“香儿”——一个听上去绝对女孩的名字。我侠义之气顿生,使出平生绝学与他们对攻。又一出“英雄救美”。虽然我是否是英雄还没有定论,不过那位可是美人?

  我就这样和她搭上了。她的表达方式典型的没谱,看来是网中老手。接触网没几天的我却浑然不知,一说上话就和盘托出,自报家门,一看就是“菜鸟”,但后来她说,正是那份少见的真诚和傻气让她和我交往了下去。

  我们开始用E—mail联系了。在聊天室认识是缘,我们都想守住这份缘。每天除了问候和关心,我还给她讲个笑话,因为我想让她开心。终于,我们要见面了,虽然我们都知道这也许是个悲惨的结束,却都经不住那美丽未来的诱惑。第一次见面,我觉得我们很早就认识。她很健谈、大方,长得不很漂亮,但感觉很好。她埋怨我花了很久才找到见面地点。我喜欢她的埋怨,那样我们之间显得很近。她嚷着要送我回去。其间,她好几次说:“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消失了怎么办?”“就当是一段美丽的回忆吧。”我没有很在意,当是小女孩的好奇心,现在才知道,这是最后结局的铺垫。

  第一次见面,在我目送她回去的目光中结束,E—mail还在继续,电话铃偶尔响起,只是多了一份思念。那天,我们通完电话,都说今天就不发信了。可是鬼使神差,我又上了网,给她发了一封信,谁知她正巧也在网上,这使我们更相信缘的神奇。这样的经历后来很多,看来我们之间确实有缘。

  第三次见面,我吻了她。那天我们坐在一起,很晚,一起数着星星。她说她希望和我一起看日出。我看着她,她坐得离我很近,乖乖地把头放在我的腿上。突然她说,她马上要移民去澳洲了,这句话让我的心碎了一半,另一半要在一个月之后才碎,直到现在,我还憎恨这个刚举办了千禧奥运的国家,因为它夺走了我的初恋。我疯狂地吻她,我们之间没有为什么,那是我的初吻。

  之后的交往多了即将离别的愁绪,我们游山玩水,想尽量遗忘,然而没用。即将到来的期限压得我们喘不过气,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之间没有结果,只是不忍说出来。终于,一天凌晨写来的信告诉我,我们之间已经完了。

  缘尽了,情还在,甚少我的在。那几天,我给她发了无数封信,就想见她一面,我整天守在网前,期待她的落网。终于,我失去了耐心,也许她还在这个城市,也许去了那个属于英联邦的歧视土著人办了奥运会的国家,也许一切都是假的,无论怎么样,我都不后悔,正像她说的,这个夏天很美丽。

  我还是那样浑浑噩噩,不知所为,只是少了对网络的执著和信任。别等我,亲爱的网友,我们都不容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aqwenzhang/9362/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