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爱情文章

女人喜欢的是让她笑的男人,爱的是让她哭的男人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十二点了,她的电话打过来了,震动了五分钟,最后我还是决定接了她…

看文章记得上好文章大全,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十二点了,她的电话打过来了,震动了五分钟,最后我还是决定接了她的电话。都说女人喜欢的是让她笑的男人,爱的是让她哭的男人。夜风吹来,话筒里穿来的泪水,终于是落进那个不再刻骨铭心的过去。我不知道她在等着谁,其实泪水也可以蹒跚,我猜想她可能是低着头,想着想着,泪流满面,一点一点的,可能她自己不知道在做什么,就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我还是做点好事吧。

  敲着冰冷的键盘,我本无心也不会理会,哪个女人能哭成什么样子,可是电话一阵袭来,她哭得样子,我是万般也不想看到。看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刻,已经凌晨的前夕,天也渐渐的进入最阴冷的时刻,然而我的心里,却是万分的温暖,有人又在听我的教导了,或者说我乐于这样的说辞,或者说她相信我开始的判断是准确的。这那刻开始,她的心彻底的冰凉了,可能是不希望我的刨根问底儿。她和她的那个当初满眼的最爱,如今就像平面几何里的平行线,如今在延续再长,却永远没有交点了。

  写过同一张帖子和那些一起干的往事,原来所谓爱情日子,现在想想笔笔竟然都是讽刺。曾经以为她很矜持,她很骄傲,她嘻嘻哈哈,她风情万种,看来这注定在昨夜的凌晨时刻她在自己演绎《风月》中彻底崩溃。今天在我侧身而过接过电话的时候,那看不见的泪,算是滂沱在我的心里了,我只能说“你这有是何必呢?这里面的对对错错,其实你早应该看清楚。”

  她的这些心理动机和内在依据,还有一些我无法理解的怪异的状态。既然那么喜欢这片夜色,为何还要说,我怕,我怕呢?泪击毁我的尖刻,哭刺痛我的憎恨。爱的火热、爱的随意很容易被人驱遣,那么很容易草率的做事,很猛撞的说话。有人劝你离开,这个水深火热的贴吧,我看你自己个性意识和判断问题的思维手段,那么在现实里会输的更惨,需要学会自我免疫。

  刘墉写过一篇关于“柴可夫斯基”的故事,写道“柴可夫斯基毁了两个女人,两个深爱他的女人。因为这两个人女人不知道——柴可夫斯基是同性恋。”,刘墉写出这篇文章的原因是看了一九七一年获得奥斯卡提名的《柴可夫斯基传》,让人倍加回味的是文章的最后一句“电影演完了,一群人沉重地走出戏院,我听见有人低声的说:‘爱,真不公平!’”,我也再次附和一声,“爱,真TMD的不公平”,又当成这篇顺便而写的文章题目。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风月》里富家少爷的话,不管他为人多么浪荡,但是他最后还说出最真实的画,“我有过多少女人,糟蹋了她们,毁了她们,把她们踩在脚下,她们还是要我,她们跪在我的面前,为我哭,为我笑……”,富家少爷毕竟真实了一把,可是现在她背后的爱慕的那位,只能说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了。

  一个巴掌拍不响,不能怪那些情场上花少,谁叫那一笔笔的情伤,那么轻易的让女人的痛哭流涕呢?爱情就在破破烂烂中进行的,不然爱情没有那么珍贵了。你也应该反思自己的那种不利的性格原因吧!我想女人再柔弱和花痴也不会明知是火坑往里跳,一但虚伪的面皮揭开,也会倔强的离去,只有柴可夫斯基的夫人那样的才会依然那么决绝吧!因为那里还有一段“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最后,从开始她,换成你,我想对你说,你要知道有棵大树靠着确实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找到大树的资本,你不给有别人给;把握这一刻平常的心态,淡定的面对每一个前进与离开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好文章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1blegalrights.com/aqwenzhang/8197/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